第三八一章 天命

文/弱顏
本章字數:9397 深閨txt下載

“都聽母妃的吩咐。”柳若姒和榮成翰幾乎都不用想,就痛快地應承了下來。

有些事情,或許蘇氏還沒有看清楚,但是別人卻都看的很明白。這個永靖王,榮成翰自己想不想做都不是個問題。關鍵的是,皇帝想讓榮成翰做。

蘇氏去皇帝跟前嘰歪,結果只能是自討沒趣。然而,也只能讓她去。如果蘇氏不去碰一鼻子灰,就會一直刁難榮成翰,大家不得安寧。

“我帶了世子妃和進兒去。”蘇氏想了想,就說道,一面看向世子妃,這是在跟世子妃商量的意思。

世子妃帶著榮進,母子倆坐在那,一直都沒言語。看世子妃的樣子,似乎是根本就沒聽見大家都說了什么,又或者是不管大家說什么,她都是不在意的。

但是,顯然的,蘇氏的話世子妃是聽到了。世子妃不僅聽見了,而且反應還很激烈。

“我們不去。”世子妃斷然拒絕。

如果世子妃說的和緩一點兒,蘇氏根本就不會勉強她。但是世子妃這樣激烈的態度,讓蘇氏不由得驚訝了。

“你、你這是……”世子妃怎么對她是這樣的態度,說到底,她現在這樣不但壓制著親生兒子,還上對上抗命,這可是為了世子妃和榮進啊。

“母妃要去,盡管自己去,不要總說是為了我們。我和進兒是絕不會去的。母妃要跟萬歲爺去求,也只說是母妃的意思好了,不要說是我和進兒!”世子妃難得一連串地說了這么多話,不僅臉色漲的通紅,還咳嗽了起來。

對于蘇氏來說,世子妃的話不僅不近人情,而且太傷人了。世子妃的意思,是說她這樣做并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她自己。

“你,你這孩子。”蘇氏的眼圈就有些發紅,語氣中帶了委屈,“我不是為了你和進兒,我還能為了誰。難道我能得什么好處?你們孤兒寡母的……,你當初進門就是世子妃,是要做王妃的。進兒雖然沒有受封,卻是你和翊兒唯一的孩子,這王府不是他的,又能是誰的。”

“你身子不好,平時凡事不理。翊兒又是那樣閑散的性子,萬歲爺不大知道你們。你們隨我一起進宮,萬歲爺是通情達理的人,念在王爺的一片忠心上……”

“不要說了。”蘇氏還在絮絮地說個不停,世子妃突然尖叫了一聲,打斷了蘇氏的話。

“你……”蘇氏被世子妃突然爆發出來的尖叫驚住了,一時不由得住了嘴。

“你一直說是為了我們,為了我們,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世子妃不顧服侍的人的阻攔,歪歪斜斜地從座位上站起來。她一手扶著椅子扶手,一手指著蘇氏。

世子妃沒有喊蘇氏母妃,手指著蘇氏的態度里面也沒有絲毫的尊敬。

世子妃平時待蘇氏本也沒什么敬重的意思,此刻看著蘇氏的樣子,更像是看一個仇敵了。

“……你是母妃,是我親姑母。這些年,我是身子不好,性子也不好,可是你,你何曾教導過我什么,你何曾教過我一點兒為人做事的道理。對,你是什么都依著我,可你看看我現在的樣子!還有……”

世子妃氣喘吁吁地四下看了一眼,就看見了呆愣地坐在一邊的榮成翔。

“還有二爺,難道不也是被你給養廢了的!”

蘇氏睜大了眼睛,臉上頓時沒了血色。

“哎……”榮成翔見說到他,忙就擺手,一副不想沾上的樣子,“別扯上我,跟我有什么干系。大嫂你要說你說你自己,別把我扯進去。”

榮成翔是顯然沒把世子妃的話放在心上,雖然這養廢一說在他猛的聽來有些不是滋味,但這種感覺在他心里停留的并不久。

榮成翔當然也想要榮華富貴,但是真要讓他每天上朝、去衙門里辦差,更甚而要上馬提刀地去邊塞廝殺,他可是一萬個不愿意。蘇氏做過的很多事他或許都不大記得了,但是當初蘇氏護著他,沒有讓老王爺將他帶到戰場上去。這件事,榮成翔是從心里面感激蘇氏的。

“別扯我啊,大嫂,你對母妃有氣,你說你的,別拉扯上我。”榮成翔又說了一句,然后又忙對蘇氏道,“母妃,我可不信她說的。母妃你別多心。”

榮成翔的沒心沒肺,此刻卻有了意外的結果。

蘇氏顯然是被榮成翔的“孝心”感動了,臉上不僅恢復了血色,還輕輕地擦了擦眼角,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世子妃看了看榮成翔,又看了看蘇氏和榮成翰,頓時也覺得泄/了氣。世子妃頹然地癱坐回椅子上,一邊大口地喘氣,一邊落了淚。

世子妃這一哭,竟哭了有盞茶的工夫,任是誰勸也不中用。

就算是榮成翊沒了的時候,就算是給老王爺辦喪事的時候,世子妃也沒有哭的這么傷心過。或者說,是沒有哭的這么痛快過。

世子妃的情緒很成問題,方才竟然還對蘇氏發火了。柳若姒不愿意沾惹她,但是看著旁邊的榮進實在可憐,因此不得不勸。

“大嫂別哭了,就算不為你自己,也為進兒保重身子吧。”

或許是哭的夠了,再加上柳若姒的話確實是說到了她的心坎上。即便是榮成翊臨終前將榮進托付給了榮成翰,但是世子妃是絕不放心任何人來照顧榮進的。

世子妃慢慢地止住了哭聲。

“世子先于父王過世,過世前并沒封王。”世子妃慢慢地說道,她的情緒似乎是平復了下來,臉上的神色很平和。

榮成翊生前并沒有封王,不僅如此,榮成翊過世之后,皇帝也沒有給任何死后的榮耀。榮成翊雖然是老王爺的嫡長子,但是于/國/于/民并沒有什么貢獻。而且,榮成翊死的固然很慘,但是其死因,也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

皇帝陛下對榮成翊的觀感一直都很一般。

“進兒從來沒有任何封號。王府爵位,自然是父王的兒子來繼承。父王臨終前明確留了話。縱然我有什么野心,難道還敢違背父王的遺命。這王府的爵位,我們沒得爭,也不會去爭。”

世子妃不僅情緒平復了下來,說的話竟也分外條理分明,而且她此刻的態度和語氣,竟不再像是先前那個任性的、脾氣怪異的女人。

柳若姒隱約從世子妃的身上看到了她聽說過的,傳聞中曾經非常美好的世家嬌女。

“進兒父親生前就跟我說過,他只是占了年長的優勢。父王之后,沒人比三弟更適合王位。”

“……我們自幼定親,我嫁進來,從來不是因為他是世子,什么世子妃、王妃……”世子妃這么說著,似乎是情難自已,她垂下頭,聲音有些哽咽。“如果能用這些換,我寧愿……”

如果榮成翊不是永靖王府的世子,不是未來的永靖王,那么當初她嫡親的妹妹也就不會對她下毒手了吧。后來蘇晴暖也不會對她虎視眈眈,最終害了榮成翊。而她就能健健康康地和榮成翊做一世的安穩夫妻。

“這是我和進兒的意思。我勸母妃不要節外生枝。”世子妃最后道。

皇帝是絕不會讓榮進繼承王府的,這件事,大家都看的很清楚,包括蘇家。

榮成翊遇害,是蘇晴暖下的手。皇帝不僅下旨懲罰了蘇晴暖的父親,還懲戒了世子妃的父親。世子妃的父親雖然沒有像蘇晴暖的父親那樣被連降幾級,但是卻被罰了俸祿。如今雖然還在原位上,卻只是留用察看而已。

這只能說明一件事。

榮成翊一死,皇帝就已經考慮到了永靖王府繼承人的事情,并立刻委婉地表明了態度。

知道老王爺的時日不多了,皇帝特意打發了內宮的總管大太監來老王爺的榻邊守候著。即便當時老王爺的神智沒有清醒,老王爺的遺囑照樣會經由這位大總管的嘴傳達出來。

蘇家來人勸說蘇氏,想來不會不說這些。如今世子妃的態度又是這般明朗。

蘇氏應該不會再固執己見了。

這是屋子里眾人一致的想法,但是他們都料錯了蘇氏。

蘇氏還是進了宮,她的意思,不管別人怎樣,她都要對得起她的心,對得起榮成翊和榮成翊死去的母親。

蘇氏從皇宮回來的時候,已經將近傍晚。柳若姒和榮成翰聽到稟報就去迎接。

蘇氏是鐵青著臉從車上下來的,一路上被兩個丫頭攙扶著。一直到了春暉堂,蘇氏都是一言不發。等一進了上房屋里,蘇氏就立刻癱倒在了榻上。

柳若姒和榮成翰怎么問,蘇氏都不肯說話。

兩人只好從屋子出來,并叫了跟隨蘇氏進宮的邢嬤嬤來問話。

不出柳若姒所料,蘇氏確實在宮里碰了一頭的灰。

auzw.com

皇帝自然知道蘇氏進宮的目的,想來對蘇氏這些天在王府的所作所為也有所耳聞。蘇氏到了宮里,先就被晾了半天。等蘇氏跪的兩腿麻木了,皇帝才打發人傳下旨意來。皇帝將蘇氏打發去了一位太妃的宮里。

蘇氏在太妃的宮里又聽了半天的訓誡,最后皇帝才召見了她。

“……王妃到了萬歲爺跟前,就沒再說什么了。”邢嬤嬤告訴柳若姒和榮成翰。

在王府里還罷了,如今在皇宮里頭受了這樣一番教訓,蘇氏如果再跟皇帝提什么不讓榮成翰繼承王位的話,那可就是太不識時務了。

蘇氏不算十分聰明,但是還沒有蠢到這個地步。

因為蘇氏沒敢說那些混賬話,皇帝也就并沒有明白地排揎蘇氏。

蘇氏就這樣灰溜溜地出了宮。

“……太妃跟王妃說了許多的話,讓王妃夫死從子……”不僅如此,太妃那里還吩咐了蘇氏,好好為王爺守孝之外,每天還要再抄寫幾遍女則和女戒。

別說是蘇氏這樣有了年紀的王妃,就算是其他普通的命婦,也是極少受到過這樣嚴厲的訓誡的。

也怪不得蘇氏從宮里回來就跟沒了多半條命一樣。

“……王妃已經想明白了,”邢嬤嬤最后又陪笑道,“只是恐怕還需些時日緩緩……”

柳若姒和榮成翰點頭。

“嬤嬤辛苦了,母妃這邊,還得嬤嬤多用心照料,空閑了多勸勸母妃。”柳若姒就對邢嬤嬤道。邢嬤嬤前面說的都是實情,最后一句卻是和稀泥的話。

不管蘇氏怎么想,從此是再也沒有插手王位的事情了。

第二天大朝會,皇帝果然將榮成翰承爵的事情拿出來廷議。滿朝文武無人異議,皇帝立刻就擬了圣旨,擇吉日冊封榮成翰為永靖王。

事情辦的順利,皇帝龍心大悅,又想到老王爺的忠心耿耿,隨即下了兩道恩旨,冊封年幼的榮進為安寧伯,冊封榮成翔為安泰伯。

永靖王府一時風光無量。

榮成翰很快就繼了王位,榮進和榮成翔也受了冊封,柳若姒王妃的誥命也很快送來了。只有蘇氏太妃的封誥,卻遲遲沒有來。

柳若姒和榮成翰依舊住在云水居,雖然世子妃那邊早說了要將榮源堂騰出來給他們,但是夫妻倆都沒有換院子居住的打算。

這天一早,柳若姒料理完了家務,奶娘就抱了小豬兒過來。

小豬兒吃飽喝足,就想著要柳若姒陪著她玩。

柳若姒抱著小豬兒逗弄了一會,就覺得小豬兒實在有些壓手,只好將小家伙放在榻上。

“娘都瘦了,瞧瞧你,真的胖成了小豬兒。”柳若姒戳戳小豬兒胖乎乎的臉蛋,她懷疑她很快就要抱不動小豬兒了。

小豬兒長的太快了。

“娘/親,娘/親。”小豬兒坐在榻上,兩手扳著自己的腳丫,咧開嘴朝柳若姒笑。

“在說什么,這么開心。”就聽見外面靴子聲響,隨著說話聲,榮成翰從外面走了進來。

小豬兒立刻手腳并用地從榻上爬起來,搖搖晃晃地就往榮成翰身上撲。

榮成翰連忙緊走兩步,穩穩當當地將兒子接在懷里。

“在跟你/娘說什么?”榮成翰在小豬兒腦瓜頂的發璇兒處親了一口,就問道。

“……胖……,”小豬兒拍拍自己,又指指柳若姒,“娘/親瘦。”

“小世子了不得,沒見著誰家這么大的孩子這么聰明,能說這么多的話。”常嬤嬤帶著人送了茶點上來,一面笑瞇瞇地說道。

榮成翰封王,不僅立刻為柳若姒請封,緊接著就立了榮逖做世子。如今小豬兒可是名副其實的小金豬了,從侯爺世子一下子成了親王世子。小家伙年紀雖小,但已經開始領郡王的俸祿了。

“那爹爹是胖是瘦?”榮成翰坐下,卻依舊將小豬兒抱在懷里。

這個問題,似乎有些難到小豬兒了。

“嗯……”小家伙看看自己,又看看柳若姒,然后再看看榮成翰,似乎覺得這么看還分辨不出來,小家伙竟然抬手捏了捏自己,又去捏了捏榮成翰。

柳若姒在一邊看著忍俊不禁。

“爹爹……瘦……”小豬兒做出了判斷。

“你爹爹怎么會瘦,小豬兒再好好看看。”柳若姒故意說道。

小豬兒雖然聰慧,但是年紀幼小,很容易就被柳若姒的話影響到,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了。小豬兒又琢磨了一會,這次不捏自己,而是伸出小胖手在柳若姒的胳膊上摸了摸。

摸過了柳若姒,他又去摸/他爹。

“嘻嘻,爹爹……胖……”

柳若姒和榮成翰都被逗的笑了出來。

不管多忙多累,不管有多少煩心的事情,只要將小豬兒抱在懷里,說上那么一兩句話,所有的煩惱和勞累都會煙消云散。

夫妻兩個又逗著小豬兒說了一會話,這才聊起正事。

“二哥來跟我說,想要分府出去住。”榮成翰告訴柳若姒。

榮成翔如今被冊封為安泰伯,自覺十分了不起。如今老王爺沒了,再沒人能管的了他。榮成翔就覺得住在王府終究有些束縛,想要搬出去,自己做一家之主,隨心所欲的生活。

當然,榮成翔跟榮成翰是絕不會這么說的。只是說榮成翰是王爺,他也有了伯爺的爵位,兄弟們不好再住在一起。

“二嫂也來跟我說了。”柳若姒就道,“二嫂說,如果二爺要搬出去,還讓咱們千萬別答應。”

柳若姒暗中搖頭,榮成翔和勞氏這對夫妻,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還真是有默契。

“二嫂托付我,說好歹等孩子們都長大了,那個時候,憑著二爺想怎樣,也就由得他去了。如今孩子們還小,二嫂怕離了咱們跟前,她一個人禁不住二爺。二爺一個人荒唐還罷了,如果孩子們也跟著長歪了,那她這輩子可就沒了念想了。”

勞氏不想分府出去另住,是希望在王府里,還有榮成翰能夠壓服得住榮成翔。

“阿姒,你的意思怎樣?”榮成翰就問柳若姒。

雖然做了王爺,但是榮成翰的性情并沒有改變,有什么事情,他并不肯獨自做主,尤其是在家事上頭,總會征詢柳若姒的意見。

柳若姒對此還是很滿意的。

“二嫂是難得的好人,還十分能干。只是二爺……,你看他可還能闖出什么大禍來……”柳若姒斟酌著說道。

柳若姒這樣一說,榮成翰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么,下次二哥再跟我提,我就回絕了他。”榮成翰就道,“雖然父王不在了,我也不能看著他荒唐。孩子們也要好好教育起來。”

“嗯。”柳若姒點頭,就又說到榮進,“大嫂跟我說,也要搬出去住。”r1152...

...

(快捷鍵 ←)上一章:第三八零章 王位 返回《深閨》目錄 下一章:第三八二章 大結局(快捷鍵 →)
11选5前二组选万能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