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二四八

文/因倪
本章字數:11170 青越觀txt下載

——“又有個人出現了,那是誰?”

——“天吶,這個我知道!這可是個名人,好像是傳說中黑暗議會的議長,他這是去和那個惡魔協商嗎。”

——“黑暗議會?聽起來像是壞人,為什么不是教皇出面去打敗惡魔?”

——“什么壞人不壞人,也沒聽說他們干什么壞事啊,現在那么多巫師都漂白了,還上了綜藝節目,看起來都挺友善的。”

——“不管怎么說,希望他能成功。”

——“也許黑暗議會更適合和惡魔溝通,一定行的!”

在海外沒什么人認識方善水,貌似打敗了魔神比列的他,幾乎沒有人認為他是英雄,反而八成以上的人,都覺得他是會帶來更大災難的更恐怖的惡魔,他的東方人面孔被人忽視了,多數人只覺得連他的黑發黑眼,都是黑暗的象征。

但是新出現的亞歷克議長,在國上層可是個名人,而且偶爾會出現在一些神奇的綜藝節目中,看到他,網絡上再次掀起了一波討論熱潮,很多被謠言誤導得以為快要世界末日的悲觀論者,也漸漸升起了點希望。

將現場包圍的特警們,本來看到方善水將魔神比列收服,正猶豫著要不要喊話讓方善水配合調查,但又怕惹怒了他,此時見到亞歷克議長出面和方善水交涉,都是大松了一口氣。

方善水倒是沒提剛剛在包間被窺視時雙方見過一面的事,見亞歷克議長態度友好,也和善道:“你好。”

手辦師父張大嘴將幾個雞蛋大小的松露巧克力一起扔進嘴里,鼓著腮幫子嚼了起來,緋紅的眼睛看著對自家徒弟笑得燦爛的亞歷克議長。

亞歷克議長的視線掃過方善水和他肩上的手辦師父,以及剛剛被手辦師父收進罐子里的魔神比列,當視線落到某一個罐頭時,對上雷克斯等人可憐巴巴的求助視線,亞歷克議長的微笑頓時變得更真誠了一些,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對方善水道:“方真人,聽說我議會的成員曾經冒犯過你,對此我表示真誠的歉意。聽說你來安蘇樂拍賣會是為了尋找東方的玄學古籍,這種古籍我曾經也收藏過很多,為表誠意,我愿意將我的收藏都贈送給你。”

罐頭瓶里的雷克斯等人聞言眼睛都亮了,趴在瓶子上看著自家的議長,連一貫裝死的冰魔閣下和地獄之火閣下都不例外。

方善水聞言看看罐頭里的幾人,然后才又看向亞歷克議長,道:“你是想要將你們的人贖回去?可以的。不過早先道協的人已經和我說了,會派人來和你們協商此事,我暫時還不能將人給你。”

手辦師父嚼著巧克力附和似的在方善水肩膀上點著頭,一副贖金咱們可以先交,人質放不放再議的模樣。

亞歷克議長微笑的嘴角幾不可見地抽搐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肉疼。

亞歷克議長其實根本不在意方善水放不放人,不過是借著表達歉意來和方善水拉進關系,畢竟,欠債還錢是最容易拉進關系的方法之一。

本來見方善水一臉好說話的樣子,亞歷克議長還以為會很順利,聽到方善水說起道協,和道協也打過幾次機會的亞歷克議長,頓時就知道自己估計還要大出血一番。

亞歷克議長笑容真誠:“應該的。”

心思電轉之后,亞歷克議長轉瞬就下定了決心,不能和方善水為敵。

這一妥協,果然之后雙方氣氛就更加好了起來,原先的一點點劍拔弓張,也在無形中消磨大半。

亞歷克議長趁機和方善水話起了家常,甚至邀請方善水去黑暗議會做客。

——“沒事了?”

——“這是沒事了?”

各方的目光,都在注視著亞歷克議長,和被懷疑是危險份子、惡魔偽裝的方善水。

看著方善水和亞歷克議長在拍賣會盯上越談越投契的模樣,不止在場的特警們長出了口氣,關注著新聞和網絡直播的人們,也都仿佛警報解除一般,高呼起了亞歷克議長的名字。

這個看起來比明星小伙還美貌的黑暗議會議長,此刻算是在外洋圈里徹底火了。

主教們雖然看不慣亞歷克議長,但也沒有在此時添亂的打算,畢竟亞歷克議長怎么說也是和教皇一個等級的人物,而方善水也顯然不是他們能夠制服的。

大家的注意越來越多地轉移到亞歷克議長身上,神秘的方善水雖然還有不少人在關注,但多數是那些翻墻以及通過其他途徑看到這一幕的亞洲人。

對于方善水這個東方面孔,各種得道高人的揣測甚囂塵上,甚至亞洲網絡圈還有不少網民爭執起了方善水的國籍和身份,不少人還興致勃勃地想要人肉出方善水的身份信息,想去拜師學藝,但是很快就被大家警告喝止了,大多數人覺得不能對高人不敬,遇到是緣分,遇不到就要守本分。

最奇特的是,很多人發現,只要視線離開屏幕,不過半秒,他們好像就記不得方善水是什么樣子了,只記得特別好看。

這個發現讓網絡上對方善水的猜測更加神乎其神,r國說他是本國的天神使者,h國說他是本國的神明轉世,東南亞也有說方善水是本國隱居在深山老林的僧人、降頭師等等。

只有中國有不少人說方善水可能是個淘寶店主、是個在校學生、是個演員

這種最為‘離譜’的猜測,理所當然被亞洲各國群嘲了。

目前各種猜測都只是猜測,誰也不敢確定方善水身份。

方善水如今修為又有突破,連有靈力的巫師法師們,都不太能窺見他的容貌,除非是對方善水特別熟悉的人,比如元沛和方沐水這樣的,否則普通人曾經見過方善水幾面的,只會在看的時候覺得電視中的方善水眼熟,但是想要從電視中看清方善水的面容,并記下來,那就遠遠不能了,所以中國那些被嘲的網民,也不敢反駁,因為他們自己在被質疑后,也無法確定這個方善水和他們知道的那個是不是同一個人。

亞歷克議長陪同著方善水,從顯眼的拍賣會頂上下來,黑暗議會的一眾長老們,立刻迎了上來。

剛剛被困在拍賣會中的巫師,此時都有些狼狽地陸續地走了出來,遠遠地看著亞歷克議長和方善水,也不敢太過靠近打擾,只是微一行禮,就各自離開。

那些被困在拍賣會一層的名流和普通人門,也都被隨后趕進去的特警們解救,驚慌不定地從各個角落鉆出來,其中就有被方善水用陣法護在包間中的克里斯和那個陪同的侍者。

拍賣會的所有人這次可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拍賣會場整個毀了,魔神指骨混亂中不知被誰弄走,眾多價值高昂的拍賣品也多有損毀遺失,還有一眾受到驚嚇的客戶們該怎么安撫的問題,清查損失的過程中,拍賣會的所有人簡直要嘔血三升。

要是早知道招待一個方善水會惹來這么大的麻煩,當初就是哭著喊著跪著,也要將方善水請出去。

災星!

徹徹底底地災星!

關鍵是你還不能和他生氣,不說人家救了你,就是你想恩將仇報,也得先有那個不被人家一巴掌捏死的本事。

沒看魔神比列都被當成零食啃了么?他們的骨頭能有魔神的硬?

欲哭無淚的安蘇樂管理們,只能指揮著手下盡量搶救,彌補損失。

黑瞳鬼算子等人早在方善水和手辦師父收拾魔神比列時,已經放心的悄悄溜了,畢竟有著那么一頓甜膩大餐在眼前,他們這些小白菜再養一養也是應該的吧?

果然,黑瞳鬼算子等人逃跑的時候,發現方善水連看都沒看他們。

沒有受到任何阻攔,就這么逃出生天,黑瞳鬼算子等人簡直要喜極而泣!同時心中也對魔神比列的無私奉獻報以萬分的感恩,比心!

從拍賣會頂上一下來,方善水就注意到了會場中潛藏著的眾多地獄怪物,可能是因為目睹比列被抓的一幕受到了驚嚇,這些原本兇殘的怪物們,此時都有些戰戰兢兢地,躲在拍賣會斷壁殘垣的黑暗角落中,避著方善水等人的目光,仿佛一道道不起眼的陰影。

剛剛方善水用天雷轟開空間,打破了魔神比列的領域,魔神比列召喚來的地獄生物們,也因此不能原路返回,而且這些小怪物也不會像魔神比列那樣,會被法則關照驅逐,所以領域被破后,只能暫時滯留人間。

如果任由它們跑出去,肯定會遺禍無窮。

外頭的特警和主教們以為危險解除,卻不知真正的危險還在這些不起眼的角落里躲著,或者已經悄悄的跑進人群中。

方善水皺眉:“這些怪物怎么辦?你們有辦法把他們全抓起來嗎?”

亞歷克議長正要給方善水介紹自己議會中的一眾長老,忽然聽到方善水這樣說,有點意外,微笑道:“真人,為什么要收了它們?等它們找到了路,自己就會回到該回的地方去。”

走過來的一眾長老們一頓,似乎也沒想到方善水會問這個問題,同樣滿是意外,一臉只要怪物不襲擊他們,為什么要管的樣子。

這些小怪物又不能提供什么修煉用的珍貴材料,就算能,不是魔神指骨那一等級的,這些長老們也多半看不上。

方善水無語了一下,果然,他不應該和黑暗議會談這個問題。

方善水看向手辦師父,手辦師父立刻會意地將手中捧著的罐頭瓶舉起來搖了搖,縮小了無數倍的小號魔神比列被搖得怒吼:{該死的,放我出去!我是地獄的四君王,你們會后悔的!會后悔的!}

方善水問他:“你召喚來的這些地獄生物,怎么送回去?”

見有得談,憤怒的魔神比列立刻冷靜了下來:{放我回地獄,它們自然會跟我回去,否則你們就等著人間大亂吧!}

手辦師父一聽,頓時不樂意了,拍拍方善水的手,指指自己的肚子:抓來我全吃了,怎么能放?

方善水見狀,頓時覺得師父的提議更好一些,也不再理會擺姿態的魔神比列,開始想辦法怎么把這些小怪物抓回去,這么多,也許還可以在后院鬼域用聚靈陣養起來,以后師父就不會挨餓了。

自從受過一次雷劫,師父的胃口就越來越大,方善水真怕這世界上的惡魔要是都被師父給吃光了該怎么辦。

魔神比列憋屈地怒道:{喂!可以談的,我還有很多珍寶,我萬年的積累,都可以談的!}

方善水沒有理會魔神比列,讓師父陪他玩去,轉而看向亞歷克議長,問道:“議長先生,這附近有沒有豆子?”

亞歷克議長和他身邊的長老們都是一愣,亞歷克議長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還重復地問了一遍:“你是說b、、a、n、s的那種豆子?”

方善水:“黃豆綠豆赤豆黑豆的那種豆子。”

亞歷克議長聽清后,頓時收起了剛剛的傻樣,點了點頭看向身邊的幾人,一位長老會意,立刻找來了還在內心哭泣的安蘇樂管理們,說起來,安蘇樂拍賣會雖然只是個拍賣會,但是后廚房還真的預備了各種食材,黃豆也是有些的。

正好廚房那邊離魔神肆虐的地方較遠,沒有受到波及,里頭的食材也都還完好,知道方善水需要,立刻就讓人去尋了送來。

很快,兩袋約莫十斤重的豆子放在方善水的面前,方善水打開袋口撥看著豆子合不合適,嚼著大顆松露巧克力的手辦師父,也跳到方善水的手背上陪他數豆子。

亞歷克議長猜到,方善水的舉動,大概是和那些沒人處理的地獄小怪物們有關,但是卻不知道方善水具體要怎么解決。

亞歷克議長好奇道:“方真人,你要這些豆子是要做什么?我聽聞你們中國有一種撒豆成兵的古術,神乎其神,難道你會此法術,要施展一番?”

聽到亞歷克議長的問話,方善水正要說些什么,忽然,已經剛剛還有著陽光的天空,猛地暗了下來。

這暗得不太尋常,地平線上的太陽仿佛一瞬間被什么吞掉了一樣,天空中連一點些微的反光也沒有剩下,毫無過度地直接進入了黑夜,頭頂星子可見,陰冷的風仿佛天上的銀河倒灌,瞬間浸透了眾人的骨髓。

“怎么回事!?”

“天怎么突然黑了??”

特警們已經將拍賣會中的群眾逐一救出,現場清理的差不多的了,異能隊隊長見人質都圓滿救出,心中的大錘落下,正想著要去跟方善水和亞歷克議長打個招呼,沒想就又遇到了這種突發狀況,心中一凜,趕忙讓隊員們都警惕起來。

隊長:“馬修神父,這是什么情況?”

馬修神父搖搖頭,看向他請來的主教們,主教們也似乎有些茫然。

陰風在黑暗中吹拂,天空莫名黑下來后,空氣中隱約出現了一些濕漉漉的發霉的味道,以及淡淡的似哭死笑的聲音。

隱藏在角落陰影中的地獄生物們,在這種黑暗和陰冷中,似乎感覺到了舒適,漸漸有了再露頭的趨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難道又要出什么事了嗎?

剛被救出來的名流和普通人們,此時還來不及走遠,躲在特警們身后欲哭無淚,萬分后悔來參加這個該死的拍賣會。

方善水抬頭看向天空,亞歷克議長等人也都皺起了眉向四方打量。

從方善水的手背飄落回方善水肩上的手辦師父,咽下巧克力,打了個小嗝,掐掐尖長的小指甲,仿佛在算什么。

互聯網上再次炸開了鍋,突然天黑的只有n洲的部分地區,而n洲同一時區的其他地方,卻還有多處沒有天光,如果沒有這種媒體聚焦,大概不會有人在意這種時差的問題,但是如今被惡魔事件弄得還有些驚弓之鳥的網民們,此時又看到這古怪的一幕,頓時無法克制自己不胡思亂想。

——“那邊怎么突然黑了,我家也在n洲,在西邊,還亮著!”

——“感覺好詭異,似乎有什么事要發生。”

——“上帝保佑!議長保佑!”

遠在中國,正和方沐水一起在翻墻看著網上直播的張奕正,看到眼前拍攝下來的這一幕,忽然想起了什么。

張奕正一拍腦袋,失聲叫道:“哎呀不好!我忙著來找方院長,忘記告訴善水真人正事了。”

auzw.com

方沐水一聽到和弟弟有關,立刻看了過去。

張奕正慌忙找出電話打給方善水,只是電話撥出去后,竟然是占線狀態,久久無法接通。

周圍很平靜,除了那鉆骨入髓的冷風呼呼地刮著,拍賣會附近并沒有出現多少異常。

有方善水和手辦師父威懾,那些在陰暗的角落中潛藏的地獄生物們,雖然有些蠢蠢欲動,但還不敢出來興風作浪,就在眾人以為平靜會一直持續下去的時候,忽然有一道光,從離這不遠的東南方向,直沖天空!

那光芒雖然并不強烈,但卻挺持久,仿佛一座塔一樣矗立在天地之間。

亞歷克議長和黑暗議會的長老們面上出現了一絲疑惑,似乎對眼下的情形有些熟悉,但一時又想不出是什么,互聯網各地也都在猜測如今的情況,只是都是胡猜,沒有定論。

倒是那罐頭瓶中的魔神比列,忽然一個激靈跳了起來,看著天空中出現的異象,它仿佛得救了一般,沖著身前的方善水和手辦師父桀桀大笑起來:{我知道了,這是有人在建靈魂接引燈塔,想越界!你們運氣真差,我地獄早有協議,不允許任何國家在我們的地盤建接引燈塔引渡孤魂,一但有人違反,立即就會有大軍殺到,甚至七位魔神可能會聯手出動毀塔你們最好快點放了我,不然等他們到了,發現了我,就是你們的死期!}

接引燈塔?那不是張奕正前幾日拜托他時說得那事嗎。

n洲唐人街那邊讓方善水休息幾天,說是等到需要的時候,會和他聯系,方善水想到這里,立刻去翻口袋找自己的手機,這么一翻,才想起來來拍賣會的時候忘在別墅里了,而剛剛身處在魔神比列制造的領域中,就算有人想要通過術法找到他,估計也是不行。

糟糕。

現在回去似乎已經來不及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么差錯。

不過這光塔都快要建成了,聽魔神比列的意思是要有惡魔來毀塔,那只要護著它就行了?

方善水看了眼不遠處的光塔,不動聲色地對魔神比列道:“七位魔神包括你嗎?如果包括的話,那現在應該只有六位了。”

魔神比列頓時被噎,氣得倒仰,趴在罐頭瓶上憤怒地砸墻:{該死的圣體,該死!}

手辦師父看到他這樣,好像忽然有了新的靈感,頓時將從魔神比列身上抽出的比較難咬的骨頭捏吧捏吧,捏成了一只和它差不多大的螃蟹,捏好后手辦師父指尖一點那只黑螃蟹,螃蟹居然瞬間從黑變紅,身上騰起了煙霧,仿佛由假模型,變成了一個剛蒸出鍋的真螃蟹一樣,竟然還能動,揮舞著爪子想要反抗,被手辦師父一口叼住了。

手辦師父就著那比它腿粗的螃蟹爪子,就這么咔哧咔哧地一條條啃了起來,堅硬的螃蟹殼,在它的小尖牙下分分鐘碎裂,露出里頭瑩白的鮮肉。

被方善水氣得不輕的魔神比列,再看到手辦師父的行為,已經氣得連氣都發不出來了,仿佛一個已經被吹炸的可憐氣球。

魔神比列暗暗讓自己冷靜,心說不生氣,你們等著,等會兒就要你們好看!一個我對付不了你,多來幾個,看你還死不死!

那光塔漸漸明顯,很快,那仿佛高塔一般的光芒下,延伸出了一條光帶。

這條光帶仿佛極光游龍一般,斑斕的藍綠色彩像條彩帶般游動著,變化莫測,這道光漸漸伸長,似乎慢慢成了一條路,路上隱有北斗七星在前,南斗七星在后,和光塔交相呼應,似乎在向遠方釋放著什么信息。

閃爍的星光越漸明顯。

——“這是什么?是極光嗎?專家呢,這種特殊的天象有什么解釋嗎?”

——“看起來很美,似乎有種觸動靈魂的魔力,不像是什么壞事。”

遠觀的網友們驚呼著光景的美麗,卻不知道身臨其境時的驚險。

光塔周圍的陰風也越來越大,空氣中那濕漉漉的發霉味道開始濃了起來,風聲中仿佛夾雜中各種各樣的人聲,聽得人心顫,黑暗中也似乎也時不時晃過一些似有似無的人影,似乎有那么些看不見的東西,被這里的彩光吸引,也從四面八方向這里靠近,越來越多,不斷靠攏。

附近的普通人在這種環境下被嚇得瑟瑟發抖,那種應該看不見的東西,已經多到好像在身邊摩肩接踵,在冷風下一個晃神,似乎就能看到幾張腐爛的臉在眼前晃悠,嚇得人尖叫不斷。

那些似有似無若隱若現的游魂,穿著各個年代的服飾,木然地漸漸地走上了那條彩光蜿蜒出的路,仿佛被指引一般,向著路的前方走去,似乎知道,這是回家的的路,只要走到盡頭,就到家了。

方善水不同于旁人,他的眼睛能清楚地看到這些被引來的游魂,看到他們木然地走向回鄉路。

方善水心中微酸,有些說不出的感覺,叼著螃蟹的手辦師父感覺徒弟的情緒,伸出小手拍了拍他。

就在這時,罐頭瓶中安靜了一會兒的魔神比列忽然大笑,高呼:{哈哈,來了!圣體,怪物,你們的死期到了!到了哈哈哈!}

“撕啦——”

光塔不遠處的夜空上,突然出現了一條縫隙,噌噌幾聲,數道仿佛箭矢又仿佛閃電般的黑光,在夜色下如毒刺一般刺向了光塔。

這些黑光隱秘歹毒,直到它接觸到光塔上,眾人才發現它的存在。

轟轟轟幾聲炸響,那黑色的雷光似乎觸發了光塔的防護層,在光塔外炸裂了,但是也對光塔產生了一些影響,使得防護層中的光塔震蕩起來,下頭藍綠光帶上,接連有剛剛走上去的游魂被震落下來。

這時,天空中那條不起眼的黑色裂縫張開了,仿佛宇宙中緩緩伸展的黑洞,很快,擴展到一定范圍的黑洞后,出現了一只龐大得讓人心顫的眼睛,冷血動物一般的紫色豎瞳,帶著冷冰冰的光澤,在黑洞后窺視了過來。

“啊——!”目睹這一幕的人們,頓時發出驚恐的尖叫。

魔神比列被人看到的時候,已經像一團煙霧一樣飄忽不實在,完全不像眼前得這個惡魔,如此龐大,如此真實,如此讓人畏懼。

被警察護著的人們頓時發生了騷亂,眾人爭先恐后地要逃離此地,差點就要發生踩踏事件,警察們一陣手忙腳亂。

“不要慌!不要亂!”警察們艱難地維持著秩序,但現場還是很崩潰。

互聯網上關注此事的人們,此時難得地陷入了一片沉寂,好半天才有人瑟瑟地留言,然后炸鍋一般歇斯底里地轉發起來。

——“這,這還是我們生活的世界嗎?不敢置信。”

——“我感覺我像是在做一個匪夷所思的夢。”

——“世界好像變得越來越古怪了,真恐怖。”

異能隊的隊長一臉焦急,他已經接連接了幾個上頭來的電話了,甚至外出訪問的總統也又來了兩通,讓他盡早擺平這里的狀況,平息騷亂,可是他也沒有什么辦法。

“隊長,光塔是從唐人街那邊的方向出現的,要不要派人去那里看看?”派去偵查的一位隊員趕回來報道。

聽到這個,幾位主教中的一人仿佛也被點通,頓時了然道:“你們不用擔心,既然是在唐人街,那應該是中國的玄門在建靈魂的接引燈塔,那惡魔的目標是他們,不是我們。這次出現的惡魔可能會很多,也很強大,但是應該不能像比列那樣真身出現在我們的世界,只能撕開一條通道窺視。只要我們離遠點,威脅不大。不過最好盡快離開光塔周邊范圍,不然還是可能會受到波及。”

隊長聞言大喜:“好,盡快離開!”

收到命令,特警們保護普通群眾盡快撤離,但是周圍惡劣陰森的情況,以及群眾們脆弱的心理狀態,讓他們的行動很是緩慢。

都到了這種境地,那邊黑暗議會的眾人,自然也清楚了眼下的情況。

亞歷克議長面色有點古怪地看了身旁的方善水一眼,其他的議會長老們,也開始用黑暗世界的通用語開始交頭接耳。

“竟然是這種東西,不應該啊,這時候還有人敢做這種事的?”

“為什么不敢?想想剛剛魔神比列的下場,實力就是一切。”

“我們好像也參加過協議簽署,似乎”

“別似乎了,你打得過他嗎?”一位長老不耐地打斷了同伴地話,示意他看向那邊已經懸空而起的方善水,“那方善水拿著魔神指骨來拍賣會搗亂引我們注意,燈塔偏在此時建成,想來是早有預謀,如果我們要出手,首先就要面臨眼前這個威脅。”

亞歷克議長:“算了。”

“算了”

長老們也紛紛搖頭,決定還是不和方善水為敵的好。

“咔擦——”又是一道裂縫出現,天空中接連出現的裂縫后,張開了一只只巨大的眼睛,這些眼睛隱藏在黑暗中,但是因為靠近那座光塔,在光塔照耀的范圍內顯得特別的清晰,周圍的人幾乎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魔神比列在手辦師父的罐頭瓶里高呼:{哈維爾,羅納羅斯,這里!我在這里,快來幫我一把!}

上頭巨大的魔神們似乎并沒有發現比列的呼喚,陰冷的目光仍舊注視著眼前的那座燈塔,不過比列沒有放棄,始終不停地在大叫。

剛剛藏在陰影中的地獄生物們,看到上頭出現的魔神,似乎找到了靠山一般,終于敢在方善水的威脅下露頭了,開始繞開方善水朝魔神出現的方向跑去,離方善水一遠,立刻就像撒了歡一樣歡呼跳躍起來,途中碰到了人類,也都隨手戲弄傷害一番,惹來不少警察舉槍威脅。

方善水看著不遠處的情形,果然像魔神比列所說,接連有數位魔神出現阻撓。

轟——!

又是一道黑色的雷光刺下。

如果放慢百倍的速度仔細看,會發現那根本不是雷光,而是仿佛叉戟一樣的龐大武器,那叉戟反復游走地刺在光塔外,不過三五次后,啵地一聲,光塔外的保護層就消失了。

一時間,數種陰森古怪的笑聲回蕩在高空。

一條黑色的卷云,在保護層消失后,悄然繞上了光塔周圍,那條卷云仿佛巨蟒饒塔,而后拔地而起!

又一次黑色的那從唐人街方向發出的光塔如同實物一樣開始劇烈的震顫,從光塔下發出的那條藍綠光帶,在這震顫下險些就要被震散,若隱若現地開始有些晃動,而光帶上那些交相呼應的星光,也開始黯淡。

“住手!”

“住手!”

接連的驚慌呼喝聲后,兩道身影從光塔下跳了出來,揮舞著法器想要阻止那巨蟒般的卷云毀塔。

方善水定睛一看,那兩人正是出竅的陰神之體,是國這邊鎮守的兩位陰神真人。

魔神們陰森的笑聲在高空回蕩,他們并沒有阻攔守塔的兩位陰神真人出手,反而看戲一樣看著那兩人將黑云撕碎,被撕碎的黑云后,如蝗蟲一般地獄小怪物噼里啪啦下餃子一般從空中尖笑著掉落下去,和剛剛被比列召喚來的一眾小怪物們匯合,一落地,它們就撲向了那些彩光帶上木然向前行走地游魂們。

這些小惡魔或者用武器將游魂們叉住,或者幾只一起將游魂抬起,仿佛羊入虎口,在道路上制造混亂。

魔神們沒有再出手,只是在空中的裂縫中陰冷殘忍地笑看著,仿佛在看一出娛樂節目。

方善水身邊罐頭瓶里的魔神比列還在呼喊,但是那些魔神似乎沒有一個注意到它。

見到這種情況,兩位陰神真人大驚,忙要調動人馬對付這些怪物,就在這時,兩人突然接到了一道傳音:{我是方善水,這些小怪物可以交給我。}

“善水真人!”

“是善水真人!”

一直聯系不上的方善水出現,讓兩位陰神真人頓時大喜,掃了一圈后,就發現了方善水的身影。

方善水此時正提著兩個口袋,和兩位陰神真人傳音后,他將手中的口袋輕飄飄一扔,口袋頓時像吊了威亞一樣懸到了采光帶上,呼啦,口袋翻轉,里頭的幾十斤豆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往采光帶上混亂成一團的游魂和小惡魔們砸去。

“善水真人是要用撒豆成兵法術?”

兩位陰神真人見到方善水這手,欣喜之后又有點憂慮,這些被燈塔召來的游魂,大多數都沒有了多少靈性,就算受到調令成兵,可能也對付不了那些活蹦亂跳層出不窮的小惡魔們。

不過沒等兩位陰神真人憂慮多久,下一幕看到的情形就讓兩人傻眼了。

“天書地赦,調鬼成兵,魑魅魍魎,聽吾號令,敕!”方善水一聲高喝,啪啪掉落的豆子,并沒有投向那些連痛苦恐懼都忘記了的游魂,竟然是一顆顆投向那些在游魂中肆虐的小惡魔。

兩位陰神真人目瞪口呆地看著下方,就見那些黃豆一碰到作惡的小惡魔,就仿佛被壓縮后的兵甲自動膨脹開一般,咔咔咔地附著在了一只只小惡魔身上,瞬間就束縛了這些惡魔的行動,小惡魔傻眼地吱呀亂叫,但是在兵甲的束縛下,竟然完全身不由己。

“叮——鈴。”方善水手中的攝魂鈴一搖,咔咔咔,黃豆裹住的怪物們,仿佛被一套套兵甲附身,金色的兵甲看起來堂皇大氣,連兵甲下頭原本陰邪詭異的怪物們,也被映襯得正經了起來,一個個眼冒金光,好像被洗了腦一般,看起來極為唬人。

“叮鈴”鈴聲再響,穿著金黃鎧甲的小惡魔們頓時如受到調令一般,不由自主地排列成陣,挑著武器保護起了剛剛被他們欺負的游魂們,反而和那些身上沒有兵甲的小惡魔們反目成仇,砍瓜切菜般殺了過去。

不過這些小惡魔們也都是沒有節操的貨,剛剛捉弄游魂的時候覺得輕松有趣,這會殺起同類來發現更加爽快利落,頓時也不管什么控不控,興致勃勃地任由方善水調令器拉埃。

上頭觀望的那些魔神們,看到這種情況,此時也都不笑了。

{人類,你是何人,也來阻礙我等?你知道,你此時行為會為你帶去怎樣的災難嗎?}

方善水正控制著手下的那些小惡魔們,還沒來得及說話,他身邊罐頭瓶子里魔神比列,卻仿佛找到機會一般,捶墻大叫起來:{哈維爾,羅納羅斯,德洛薩這里!我在這里啊!我被他抓了,快來幫我一把!}

(快捷鍵 ←)上一章:第247章 二四七 返回《青越觀》目錄 下一章:第249章 二四九(快捷鍵 →)
11选5前二组选万能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