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尚衣奉御(下三)

文/塵都乞兒
本章字數:3301 盛唐破曉txt下載

武攸緒嵩陽外宅旁,一處密林中,一個黑衣人被幾個黑衣壯漢圍在垓心,那黑衣人身段窈窕,顯然是個女子。

“我的主人,會不會想見你?”絕地背負著手,緩步走出陰影,腳下悄無聲息。

這話問得沒頭沒尾,還帶著莫名的自來熟。

黑衣人顯然也被這個問題問蒙了,冷聲道,“我說他不想,你們會放了我?”

絕地認真地點頭,“會”

黑衣人見他這個反應,反倒不著急走了,“你知道我是誰?”

絕地點點頭,權策擔任梅花內衛大統領的時候,無字碑趁機做了不少摸底的功課,同行是冤家,弄清楚梅花內衛的底細,備不住什么時候,大家是敵非友,他知道眼前這人是青蛇娘子,梅花內衛的高層狠人,最是服膺自家主人,若是不然,她絕對到不了權策的床前。

“呵,讓敖漢他們吃癟的,是你們吧”青蛇娘子很快便反應了過來,將面紗取下,將手上不起眼的一截青色竹節收了起來。

絕地隨之松了口氣,青竹蛇兒口,黃蜂尾后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青蛇娘子的兵器是一柄青竹劍,劍上有毒,內有機簧,能發射毒針,加上青蛇娘子的婦人身份,三樣劇毒之物,占了個齊全。

絕地笑而不語,仍是剛才那一句話,“我家主人,會不會想要見你?”

青蛇娘子表情迷茫了一瞬,苦笑搖頭,“他見我,對他沒有好處,這個答復,能讓你放了我嗎?”

絕地蹙起眉,思量了會兒,搖搖頭,“不能,主人并不總是將好處看得最重”

青蛇娘子迷惘之色更重,輕聲呢喃道,“我見了他,會給他惹禍的,這樣呢?”

絕地盯著她看了看,擺擺手,黑衣壯漢網開一面,青蛇娘子毫不遲疑,頃刻間逃遠不見。

“老大,這妞兒身材霸道,長得也標致,便是對主人沒用,咱們弟兄抓了來受用受用,也是好事,就這么放走,實在太可惜了”有個黑衣壯漢滿嘴污穢,惹得不少同伴眉頭大皺。

絕地臉色陰沉,瞟了旁邊的翻羽和越影,八駿只剩下他們三人,招募了不少人手充實進來,稂莠不齊,“處理好,下不為例”

翻羽擰著一張惡人臉點頭,“交給我了,這些夯貨沒有見識過主人的大場面,太低級”

客舍里,權策從宿醉中醒來,敲了敲腦門兒,感覺一陣陣昏沉,腹中雖沒有翻江倒海,卻也難受得緊,迷迷糊糊看到手腕上系著個綠色的錦囊,眼睛陡然瞪大,身上的宿醉后遺癥立刻消失無蹤,迅速用手將錦囊抓在手里,四下里一看,確認并無人影,才小心地拆開,里面躺著一個灰黃色的蠟丸,用力捏了幾下,卻并未捏碎。

“主人,可醒來了?”沙吒符的聲音在外面響起,權策將蠟丸收好,漫應了一聲,不片刻,幾個侍女捧著盥洗用具進門,伺候權策起身。

待侍女退下,權策將蠟丸交給沙吒符,“跟絕地商量下,取出此中之物”

沙吒符接過,與權策的反應相同,用力捏了一捏,他的力量比權策大得多,卻仍舊沒能將蠟丸捏碎,沙吒符察覺此物不同尋常,也就沒有再硬來,貼身藏好,快步去尋絕地去了。

權策與武攸緒等人一同用了早膳,到圣駕行在排班,隨同鑾駕啟程,去了嵩山。

武后登上嵩山主峰峻極峰,祭祀昊天上帝,又在少室山下舉行禪祭地祗,自此,嵩山神正式升格成為神岳天中皇帝,又令河南道在嵩山修繕登封壇、封祀壇和朝覲壇,將嵩陽縣改名為登封縣,嵩山風景秀麗,武后留戀往返,將行宮設在嵩岳寺。

太平公主全程陪同武后,權策作為她的屬官,行止得了自由,他去嵩陽書院拜見了隱居不出的權毅,他穿著松垮的員外袍,正抱著個幼兒怡然而樂,旁邊偎依著個笑靨如花的少婦佳人,有妻有子,雞犬之聲相聞,不失為賞心樂事。

算算日子,這個孩童,應當有四個月大了。

“大郎,來瞧瞧你兄弟”權毅心情大好,招呼權策看孩子,模樣慈愛,像個悠然自在的田舍翁。

權策湊過去看了看,從權忠的手里接過一個錦匣,捧給權毅,對著姨娘微微躬身,“這是母親送給姨娘和小弟的禮物,家中事務紛雜,母親無暇親自前來,還請姨娘莫要怪罪”

那少婦臉頰漲紅,羞澀之余還有驚惶,手足無措。

“你母親?”權毅仰起頭皺了皺眉,半晌才道,“她有心了,為父不在家,你要擔當起長子之責,好生看顧你母親”說著,將幼兒交給少婦,慢悠悠舉步回房。

auzw.com

權策目送他遠去,沒有應聲,婉拒那少婦有些畏縮的留宿邀請,徑自離去。

這里有他的父親,卻不是他家。

嵩山深處別院,權策得了兩張冷臉。

芮萊以手支頤,靠在閣樓的欄桿上,瞥了他一眼,冷哼一聲,后腦勺以對。

玉奴要好一些,將他迎了進來,親手伺候他凈面更衣,嬌俏的身段兒搖曳忙碌,卻是板著張清水臉,一絲笑意都沒有。

權策心中有愧,掐指一算,自從六道使事件后,他便未曾踏足嵩山,足有一年多的功夫,書信往來倒是沒斷,卻都是指使她們做事的。

玉奴還好,能借著執行任務,到處奔走,芮萊卻恪守約定,除了上回到洛陽主持大局,營救權策,真個未曾出過這別院一步。

權策拉著玉奴,狗腿的湊到芮萊身邊,“芮萊,權立將那些房產出手,百萬貫之約已經達成,你自由了”

芮萊嚯地轉過身,揮舞著巴掌高高舉起,輕輕落下,拍在權策臉上,“你再說一遍”

“芮萊莫要誤會,我說的是,你可以自由行動,不必拘在這院子里”權策將她的手按在自己臉上。

芮萊將自己的手抽回來,翻了個白眼,臉色好看多了“你眼下去了太平公主府,多照看一下崇敏、崇行”說完轉身便走,權策跟上,她又戛然而止,兩人險些撞到一起。

芮萊猛然轉身,緊緊攥住權策的兩邊臂膊,眸中淚光閃動,“大郎,人心都是肉做的,你若是再敢這般沒有心肝,便再也見不到我了”

話說完,芮萊丟開他,疾步離去。

權策呆呆立在原地,有些無奈,怨他恨他,他都做好準備接受,如今,糾葛漸多,事態卻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玉奴走到他背后,輕聲道,“主人,芮萊娘子,苦得很,你太久不來,她便會夢魘,夜里哭醒,有時候喚的是武攸暨,有時候喚的是她的孩兒,有時候,喚的是你”

權策干巴巴笑了下,芮萊人生驟然轉折,罪魁禍首是武后,他卻是可恥的幫兇。

入夜,權策獨踞桌案邊,案上美味珍饈,琥珀佳釀,手指在膝蓋上敲打著節拍,面前,芮萊身著輕紗,悠然起舞,舞曲正是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一曲舞罷,芮萊坐到他旁邊,自斟自飲一杯,沒好氣地數落,“權大郎君,您老人家越發大爺了,如今看了舞蹈,連個巴掌都舍不得拍了”

權策搖頭,自顧自上下打量著她,看得芮萊惱羞,拍了他一巴掌,才開口說話,“芮萊,你可知謝瑤環?”

“當然知道,你捧起來的女將軍嘛”芮萊疑惑回答,“她與我何干?”

權策賣起了關子,搖頭晃腦,笑而不語。

芮萊不忿,正待痛下狠手掐他,門外卻響起腳步聲,玉奴和絕地幾人一同求見。

“主人,蠟丸無法以外力破開,用火烘烤,遇熱則化,發現了這個”絕地遞上一塊東西,形似樹皮。

權策伸手要接,被芮萊攔住,她接過后,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海松木,不怕火燒,這上面寫的是,廬陵?何意?”

絕地趕忙說道,“主人,昨夜來人,是青蛇娘子”

權策深吸口氣,青蛇娘子并不知道太平公主給他的試煉任務,大抵只是聽聞兩人有齟齬,傳個消息給他示警,廬陵,指的大概是廬陵王李顯,這意思,王同皎是李顯的人?

這等陰私事情,即便是梅花內衛,要查出來,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必然是早就著手了,作為武后的耳目,能指使梅花內衛的,只有武后本人。

武后為何要查王同皎?得知了王同皎的后臺根腳,又會作何反應?

權策嘴角微挑,起了些興趣,說不定,整治王同皎,并不需要他下手。

(快捷鍵 ←)上一章:第140章 尚衣奉御(下二) 返回《盛唐破曉》目錄 下一章:第142章 尚衣奉御(下四)(快捷鍵 →)
11选5前二组选万能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