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好笨

文/依存體質
本章字數:5808 他的溫柔只給我txt下載

沈清溪覺得郗勁簡直就是個大力士, 這人是吃菠菜長大的嗎?

她雖然說不怎么胖吧,但是也是一百左右的體重,更別提還帶了個小孩兒, 昱昱五歲了, 小孩兒近來營養好,肉都可瓷實了, 平時抱著都有點兒費勁。

更何況郗勁現在是一下子舉起來了兩個人,那得有多重啊,可他就是輕輕松松的就完成了。

不過轉念又一想,畢竟郗勁是接近一米九的大個子, 平時也常常鍛煉什么的, 力氣自然就大了許多。

其實要往起扛人, 還是那種騎在肩膀上的方式最省勁兒, 但估計郗勁是怕她不好意思,只用手箍了她的腿,而后彎腰把她放在了側面的半個肩膀上。

這么一來,他的雙手箍著她的腿往上舉, 肩膀也分擔了一部分力道,而且還比較穩。

眼前的視野一下子改變了, 離那高高的籃筐也近了不少,沈清溪往下看了一眼,男人的發頂烏黑濃密,臉上的神情很是輕松,好像并不怎么累似的。

舉高高什么的, 本來就是哄小孩子的游戲,沈清溪小的時候,也曾經被爸爸這么扛在肩膀上,就那么滿屋子轉圈。

每當這時候,她就會咯咯地笑起來,無憂無慮的,心里快樂極了。

想不到的是,時隔多年她居然又一次體驗到了這種感覺,怎么說呢,有些奇怪,但也蠻溫暖的。

有一個男人愿意把你當小孩兒一樣的寵著,哪個女人會不樂意呢?

“小姨,咱們是飛了嗎?”懷里的小孩兒特別高興的叫了起來。

沈清溪就急忙把他抱緊,嘴里囑咐道:“昱昱,快,現在能夠到了,你投個籃。”

嘴里這么說著,她的心里還是挺緊張的,畢竟腳不能站在地面上,人就沒什么安全感。

等到小孩兒終于把那球投進去了,她這才焦急的催促道:“快把我們放下來吧,多沉啊。”

郗勁這才往下蹲了蹲,輕輕的把她放在了地上,動作平穩,一點兒都沒有把她給摔著了。

“還要,還要,舉高高!”昱昱直到被放在地上了,還在不停的喊著,整個人蹦蹦跳跳。

郗勁就又把小孩兒舉起來,又讓他投了個籃。

平時不嚴厲的時候,他對小孩兒還是比較順著的,屬于那種寵罰分明的家長。

正式開始籃球教學,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后了,沈清溪一直在旁邊看著昱昱和郗勁一大一小兩個人在互動,還以為沒有自己什么事兒了。

結果過了一會兒,郗勁就對昱昱說了句什么,小孩兒拍著手乖乖在旁邊站定,男人則朝著她走了過來。

沈清溪都無奈了,只好被他帶著往場地中間走。

她現在有點兒理解了,為什么郗勁非要她今天穿上運動衣和運動鞋,原來都是有預謀的。

眼看著高大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日有所思的低頭打量著她,她就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郗勁摸了下下巴:“看剛才那樣子,你估計把以前我教得那些動作都忘了吧?那咱們重新學。”

他說著,果然就把籃球拿在手里,一板一眼的示范拍球的動作,那球也就跟有靈性一般,在他的手里超級聽話,起起落落的,始終都在那個范圍內。

“你來試試。”又把球拋給沈清溪。

“哦。”慢吞吞的答應一聲,她就也學著拍了一下,那籃球跟人一樣,也蔫蔫的,只在地上彈了一下,就慢慢滾遠了。

“我不是故意的。”沈清溪無辜的轉過頭去。

男人叉著腰看她,淡淡的搖了下頭,沖著旁邊喊到:“昱昱!”

小球童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抱了球小心翼翼走過來。

“再來一次。”對于沈清溪,郗勁還是十分耐心的,說著人已經在她身后站定,手把手的教姿勢:“腿稍微站開點兒,對,重心不要在后邊兒。”

就這么教了一會兒,沈清溪就明顯取得了進步:她可以連續拍兩下球,而那個球不掉了。

轉頭欣喜的看過去時,男人眉頭微皺,盯了她好半晌,忽然說道:“當年……我怎么沒發現你這么笨呢?”

這又是什么話?明顯是污蔑!

沈清溪張了半天嘴,心里那股勁兒一下子就上來了,她也不是總是溫溫柔柔的,每個人都是有自己小性子的,只不過她處事淡然,懶得多計較而已。

小巧的下頜忽然昂了昂,她表情還挺挑釁的:“我不笨,我學別的可快了,要不然怎么比比跳皮筋?”

這還真不是她吹,小時候那會兒,小姑娘們天天都玩兒這個,還配著有趣的童謠,小辮子一甩一甩的,腳步輕盈的在那兩根繩子中間蹦跶,別提多好看了。

沈清溪那會兒雖然不怎么參與,但架不住有小伙伴邀請,玩兒著玩兒著也就熟練起來。

這會兒想起童年的事情,她的臉上就有些些笑意,掰著手指給他數落:“我還會跳繩,單腿蹦的那種花式跳繩,會挑花繩,會折紙,還會做小手工呢,這些你都會嗎?”

言外之意,就是讓他別拿自己擅長的運動來難為人。

郗勁挑了下眉,看起來很有興趣的樣子:“我不會啊,但我拉你出來學籃球,就是想讓你運動運動,既然你會別的項目,練那些也行啊。”

說著就轉身往車邊走,真就打算給她找跳皮筋的繩子去了。

“誒,算了。”沈清溪郁悶了一會兒,出聲把他叫住。

她說這些的本意就是讓男人吃癟,別再讓她學籃球了,結果這人卻反將一軍,倒讓她又下不來臺了。

那跳皮筋什么的,本來就是小孩兒子玩兒的,她一個大人蹦蹦跳跳發算什么?

“真不跳?”郗勁回身看她,有點兒遺憾似的,蠻有深意的低笑道:“我還挺想看你跳皮筋的,等有時間吧,一定讓你跳一次。”

沈清溪肩縮了一下,明顯覺得他有什么陰謀,但又不好再問什么,于是繼續轉移話題:“昱昱在旁邊看了好一陣子了,要不你繼續教他學?”

“算了。”郗勁走過去一把就把小孩兒抱了起來:“都中午了,咱們去吃飯。”

余光看見沈清溪乖乖跟了上來,他的嘴角揚了揚,這才有了些笑意,隨即又恢復了一陣正經的樣子。

臨出門時,沈清溪就帶了些零食和牛奶給昱昱,全都放在郗勁車上,這會兒上車之后,她就把這些東西拿出來,給昱昱吃了點兒。

小孩兒運動了一會兒,臉頰紅撲撲的,也有點兒餓了,喝了點兒牛奶之后,就扭著身子一副期待的樣子:“想吃漢堡包!”

郗勁在駕駛座上點開導航:“里面有油炸的東西,不能多吃,帶你們找一家清淡點兒的菜館吧。”

“嗯,好的。”沈清溪點頭,她平時也不敢給孩子多吃這些。

畢竟都是高熱量的,把小孩兒吃成小胖子怎么辦?對他身體也不怎么好。

這么說著,他已經把車子發動了起來,那菜館也離得不太遠,過了一會兒也就到了,風景很是雅致。

auzw.com 里面的菜系是廣東菜,比較清淡一些,但也很好吃,還有滋補的湯品。

小孩兒不能多吃那些藥材多的菜,沈清溪就給他盛了些雞肉,小孩子拿著小筷子認真夾著吃,臉頰上都蹭的是油光。

往常在自家吃飯的時候,她一般都先照顧孩子,給他盛飯,倒水,又怕他燙著,就得在一旁多看著,等到自己吃時,那飯菜都有些涼了。

和郗勁在一起吃的時候卻不同,男人總是把昱昱放在他那一邊坐著,吃飯的間隙就一并把孩子照顧的很好,擦嘴盛飯什么的,都一樣不落的完成了,還偶爾出聲指導一下小孩兒的坐姿。

他如果有孩子的話,他一定是個好父親吧?沈清溪禁不住又有些感慨。

在沈母的催促之下,以前的時候她也相過幾次親,其中也遇到幾個大男子主義的人。

這種男人一般自己并沒有多好的工作,一個月的工資勉強糊口,買了房子支付首付,其余的貸款需要新婚妻子一起幫著還。

但饒是這樣,他們對女性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既要有穩定的工作,也必須每天干家務,照顧小孩兒,還要孝敬公婆。

而這男人自己呢?只負責白天工作,晚上回家躺尸一樣的玩兒游戲,嘴里美其名曰:我是大男人,看孩子做家務是女人該干的事兒。

一聽到這些言論,沈清溪就覺得頭疼,所以她對婚姻一直都是抗拒的態度。

但如今看著對面的男人,她的這種態度忽然就開始松動了起來。

對面,郗勁估計是感覺到了她的目光,抬頭看了過來:“怎么了?”

仍舊是冷冷清清的人,修長好看的大手隨意扯了張紙巾,捏在手里給小孩兒擦拭了一下嘴角。

“沒什么,你也吃一些吧。”她便搖頭,隨便含糊了過去。

吃過飯后,沈清溪和郗勁原本是計劃帶著小孩兒再去游樂場玩兒玩兒的,畢竟昱昱都念叨了好長時間。

結果走出餐館的時候,在停車場正好遇見了她高中時代的同學,這個女人之前也參加過同學會,看著挺眼熟的,沈清溪卻不怎么記得的名字。

原本就不是什么朋友,她也就不打算打招呼了。

那女人卻主動走上前來,熱情的自報家門:“清溪,好巧啊?你是不是不記得我了,我叫周海苑啊,不久前同學會還見過。”

“你好。”手里牽著昱昱,沈清溪就淡淡點了下頭。

倒不是她態度冷淡,而是這女人人品實在不怎么好,當年還是辜星那一伙里面的成員,實在不怎么招人待見。

“你變了好多啊,真是丑小鴨變白天鵝了!”那周海苑也不生氣,自顧自笑嘻嘻說道:“你命真的挺好的,看你當年那樣子,真想不到你會找到這么好的一個老公!樣貌好,聽說還挺有錢的,小孩兒也遺傳到了好基因,多可愛啊。”

沈清溪皺著眉聽她說話,也分不清這人到底是夸自己,還是在損自己,就索性直接說道:“你誤會了,我……”

話未說完,郗勁卻走了過來,親昵的摟了下她的肩膀,淡淡說道:“走吧,下午咱們還有事兒呢,別跟不相干的人浪費時間。”

說著就一手牽起昱昱,硬是把沈清溪和小孩兒塞進了車子里,留下外頭那周海苑一個人站著,神情訕訕的轉身走掉了。

沈清溪一直到車門關閉,整個人都是懵的,實在不理解郗勁為什么要打斷她的話。

本來嘛,她和他根本就不是夫妻,昱昱也不是兩個人的小孩兒,這種事兒何必要騙人呢?

而且她又挺討厭那個周海苑的,根本不希望得到她的夸贊。

“沒必要跟那種人廢話。”郗勁已經看出了她的想法,轉身淡淡說道。

“那也要解釋一下,我聽她那意思,好像我現在之所以過得很好,就是因為找了個好老公,這像話嗎?單身就不能幸福嗎?”沈清溪搖頭,還在糾結這個。

男人轉頭看了她一眼,挑了下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認知,在那女人的腦子里,她就是認為找到好老公是幸福,那你就順著她的思路走唄,說別的,她還不一定會覺得嫉妒。”

“所以……”沈清溪郁悶了一小下,被他的思路給折服了:“你就不讓我解釋了?”

“我們本來長得就像一家人,以后也會是一家人,這沒什么好解釋的。”

修長的雙手在方向盤上輕扣兩下,郗勁轉頭看看昱昱,順手把孩子抱過來,捏著他的小臉兒讓沈清溪看:“眉毛和眼睛像我,臉型的輪廓和嘴唇像你。”

順著他的指點掃了一眼,沈清溪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她其實也早就發現這一點了。

郗勁和哥哥郗晟長相相似,而她和姐姐沈清禾長相相似,昱昱是沈清禾和郗晟生下來的孩子,五官自然就融合了父母的樣子。

然后,就造成了眼前這個局面。

還真是奇怪的緣分啊。

昱昱這會兒卻小小的打了個哈欠,腦袋小雞啄米似的一點一點:“我想睡覺……”

在幼兒園里已經養成了習慣,一吃完飯就想睡覺,這會兒正好中午一點了,正好是小孩兒的午睡時間。

“去后座躺著睡吧,車子在停車場多停一會兒。”郗勁下車,把孩子放進后座里,又妥帖的蓋好毯子。

小孩兒一會兒就睡著了,前座上,兩個大人卻都有些沉默。

郗勁本身就不是話多的那類人,沈清溪又怕吵到孩子睡覺,也就不怎么講話了,低頭無聊的拿出手機。

手機屏幕亮著,她卻沒什么心思去看,腦子里胡思亂想的,不自覺又想起了沈清禾和郗晟的事情來。

之前柯松又給她來過一條信息,大致說了他最近的尋找結果,說是確定下來了這兩個人所去的國家,正是沈清溪先前猜測的C國,那是個剛發生過戰亂的地方,難民遍地,十分的危險。

但就當柯松想找到解當地情況的人,繼續深入了解時,忽然遇到了阻礙,明明之前已經談妥了價錢,那人卻又不愿意了,而且態度十分堅決。

再找其他人也是一樣,線索就這么完全的中斷了下來,就好像,其中有人在阻礙一樣。

沈清溪當然不會認為是柯松在敷衍她,相反的,她一直都了解柯松這個人,這么些年他辛辛苦苦的一直在尋找沈清禾的下落,如果他想偷懶,就根本用不著這么辛苦。

所以,線索就這么沒了嗎?沈清溪不自覺就嘆了口氣。

“怎么了?”郗勁敏銳的發現了她情緒的變化,轉頭問道。

沈清溪抬頭看他,忽然又覺得,自己一直以來隱瞞這些消息是不對的,畢竟郗晟也是他的親哥,郗勁一定也想知道自己哥哥的下落吧?哪怕人已經死了,也要見到墓地才好。

“我其實一直在委托柯松找我姐姐和晟哥,現在已經有了些眉目,可以確定,兩人私奔以后偷渡去了C國。”抿了下嘴唇,她說道。

“是嗎?謝謝你告訴我。”郗勁的手搭在膝蓋上,想了一會兒才說。

他的表情一直都是這樣淡然而冷靜的,看不太出表情來,沈清溪也就沒怎么在意。

一會兒,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眼新來的信息,這才轉頭對郗勁說道:“是松哥發來的,他已經回到了B市,想跟我見個面。”

“我和你一起去。”男人的臉沉了沉,隨即說道。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渠眠Lyn 5瓶、Kira 5瓶、31868140 1瓶、27218485 1瓶

(快捷鍵 ←)上一章:第31章 抱起 返回《他的溫柔只給我》目錄 下一章:第33章 驚訝(快捷鍵 →)
11选5前二组选万能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