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六章、師傅

文/筆墨翩躚
本章字數:2420 舊時衣txt下載

? 第一千八十六章、師傅 第1/1頁

“戍?”衣熠挑了挑眉,這帶有明顯排行的名字,恐怕是相府為區分他和其他這般特殊的“仆役”而起的名字。

“我問的是你自己的名字,你叫什么名字?”衣熠耐心的重新問了一遍。

直到這時,白衣仆役才真正抬眼去看衣熠,仔仔細細的從上看到下,半晌才說:“兀良。”

“兀良?你姓兀?”衣熠驚訝了下,她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姓兀的。

“不,小人沒有姓氏,只是教導我們的師傅,喚我兀良。”

提到他的師傅,仿佛便有春風吹進了他的心窩,把那些故作的老成和防備吹的無影無蹤,就連他的眉眼,也現出一絲絲的溫柔來。

“……”曹公子沉默了下,似是在猶豫要不要回答衣熠的問題:“三年罷……”

“三年了……”衣熠暗中點了點頭:“如此看來,曹公子在這里的時日也不短了,想必也是相爺身邊重要的心腹之一吧?”

“……”

衣熠的問題似乎戳痛了曹公子的傷處,他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不肯回答衣熠的問題。

可衣熠卻并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有些不依不饒的味道:“小女子雖說與葉公子有那么些許的情誼,但也不好事事都去麻煩他。

曹公子卻與他不同,你在相府時日不短,看起來又是博學之人,想必在相府里定是比葉公子還要矚目。

小女子不才,卻也是勤奮好學之人,日后即是同僚,還望曹公子不吝賜教,多多提攜。”

衣熠的話若擱在別人身上,覺悟差錯,不知這樣,說不準日后還真能獲得什么好處。只是此時,她將這話說給曹公子聽,在曹公子的耳朵里,卻是有些刺耳了。

“賜教?提攜?呵!”曹公子臉上露著明顯的不悅,轉過身來一瞬不瞬地盯著衣熠,有些發狠道:“女公子這話可就太嚴重了!既然有葉公子為女公子保駕護航,又哪用的著我等凡夫俗子插手添亂?”

衣熠見曹公子冷著一張臉,對自己明嘲暗諷,卻一點都沒有生氣——她說那話的本意,也是為激怒曹公子,讓他有心思與自己對話來著。

“曹公子這話才言重了。”衣熠仿佛沒有聽出他話語里的暗諷,笑道:“想來葉公子才來府上不久,就是再得相爺賞識,也定不如曹公子在府中的地位吧?”

曹公子被衣熠的話一激再激,就這么被一個女流之輩一而再再而三的踩痛腳,就是泥人也得冒出三分火氣,更何況他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兒呢?

“葉飛飏雖然入府時日短,卻也是諸位同僚中最得相爺賞識的,我也承認他的學識不輸我們,但畢竟年輕,見識總是有限,若不是巧舌如簧,怎會哄得相爺如此看重于他?”曹公子一時義憤填膺,說起話來都忘了自己與葉飛飏關系親厚,全然沒有顧忌。

雖然曹公子說的話也確實讓衣熠大快人心,可依著自己與葉飛飏不同尋常的關系,她卻不得不做出一副疑惑和憤怒的模樣出來。

auzw.com

“曹公子這話是何意?葉公子可是做了什么對不起你的事嗎?竟被你如此詆毀!難不成你這是在嫉妒葉公子才學高過你,得到了相爺的賞識嗎?”

“嫉妒?”曹公子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般,冷哧了一聲后,突然大笑了兩聲:“如他那般小人,我會嫉妒他嗎?”

“小人?”

還不等衣熠開口,轉角的地方突然轉出了兩人。

一個看似文質彬彬,臉上卻帶著一股玩世不恭的笑意,尤其是在他的視線困在曹公子身上時,這玩世不恭的態度就更多些了。

“哎呀!這不是曹公子嘛!”為首的那個白色錦衣男子故作驚訝:“今日這是出了哪門子風,竟將咱們平日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曹公子給吹出來了?”

曹公子見了這兩人,臉上的不愉之色更甚。可衣熠卻在這不愉之下,看到了他一絲絲的膽怯與逃避。

“哎,白兄,你又用錯比喻了。”后面身著烏服的男子笑著搖了搖頭:“曹公子又不是哪家的閨秀,怎么能用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來形容呢?要小弟來看,應用“龜縮”一詞更為恰當才是!”

曹公子被這二人的一番冷嘲熱諷氣的紅了臉龐,卻始終不出言反譏,只向著他二人拱了拱手,就要扭身離去。

“哎,曹兄,別急著走啊!”白姓男子見曹公子要走,急忙上前一步,扯住他的袖子半是打趣半是嘲弄:“怎么我們兄弟二人一來,曹兄就急著走呢?莫非我們兄弟的言論惹了曹兄不快?”

“哎呀呀!白兄說的極是。”烏衣公子接上話,繼續道:“曹兄若是對我們二人有何不滿,大可直說,如此作態,倒陷我們兄弟二人不義了不是?”

“白公子,褚公子,鄙人并無此意。只是鄙人不善言辭,還是莫打擾了二位的雅意罷。”曹公子笑得勉強,可還是耐下性子與這二人周旋。

衣熠挑了挑眉,忍不住站了出來,隔開了這三人,沖著后來的兩位男子施禮道:“二位公子有禮了。”

白姓男子此時正在興頭上,驀然被衣熠打斷了,不由有些氣惱:“你是何人?”

“小弟是今日才來謀士館的余羅,見著二位公子身姿頗為不凡,故來結交一二。”衣熠的一番話又是奉承又是追捧,很輕易的打消了白姓男子的不滿。

“你是今日才來謀士館的?”褚姓男子卻不似白姓男子那般好糊弄,聽了衣熠的奉承話后,臉上的表情雖有些享受,卻還是對衣熠抱有戒心:“我怎么未曾從孟總管那里聽到一絲口風?”

“這個……”衣熠有些汗顏。

她怎么來的這個謀士館,別人不清楚,她自己還能不清楚嗎?那都是些在相爺面前搬弄的小把戲罷了,又如何能在這里說與眾人聽?

衣熠的猶豫更是加重了褚姓男子的疑心,他看看衣熠,又看了看衣熠身后的曹公子,皺起眉頭來。

“你莫不是在騙我們吧?”褚姓公子似是有些恍然:“傾慕我二人是假,想救他是真。”說著,褚公子的手便舉向了曹公子。

閱讀網址:m.

(快捷鍵 ←)上一章:第一千八十五章、兀良 返回《舊時衣》目錄 下一章:第一千八十七章、解惑(快捷鍵 →)
11选5前二组选万能6码